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200美元出境抗议,“颜色革命”标准配方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3-25 10:12    浏览次数:
  html模版200美元出境抗议,“颜色革命”标准配方

昨天多家媒体报道,一名因在哈萨克斯坦参与骚乱被捕的男子承认,他来自吉尔吉斯斯坦,此前有人给了他9万坚戈(约合206美元),让他前往哈萨克斯坦参与抗议。

这名男子还说,他在吉尔吉斯斯坦没有工作,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替他买了张机票,并为其在哈萨克斯坦逗留支付了住所开支。大约有10名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人与他居住在一起。

不过,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已经出来“捞人”,称他是本国音乐家,否认他是恐怖分子的说法,他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

目前,?这名音乐家已经获释,但他在阿拉木图的行为还在调查当中。

吉尔吉斯斯坦有点意思,它是全世界NGO组织密度最高的国家,被称为NGO之国。总人口不过637万,NGO却有一万家以上,平均每千人就有一家活跃的NGO。

2005年“郁金香革命”就是在吉尔吉斯斯坦爆发的,直接导致政府垮台,总统跑路。所谓“郁金香革命”就是参加街头骚乱者,不分男女老幼,人手一支郁金香,以作识别,也是当天结账的凭证,报酬大约为10美元。

美国当时给这里的重点NGO拨款1200万美元,这还是美国国会公开的数目,CIA给的黑钱更是无法统计。

“颜色革命”,在这个相对贫穷的国家里,成了一些民众赚零钱的好工作。

反对派领袖巴基耶夫成功当上总统后,他同意美国以阿富汗战争为由在吉国建立玛纳斯空军基地。

2010年,由于没有进一步配合美国恶化与中俄关系,巴基耶夫的报应来了,他被同样的配方--4.8运动搞下台,也跑路到了国外。

2010年,上街的“民主人士”无论男女老幼,每人每天12美元,敢打警察的有60美元。

巴基耶夫滚蛋后,反对派领袖奥通巴耶娃出任临时总统。

她总统还没做到两年,“颜色革命”又来了,那些NGO又聚集新老板旗下,美国再次拨款(民主经费)。

2011年10月再次掀起街头运动,总统府、议会大楼全部受到围攻,各地打得不可开交,死了170多人,但上街抗议价格还是12美元。

奥通巴耶娃也滚蛋了,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不得不向俄罗斯求救,以恢复国家秩序。但美国反对,称这是民主的呐喊,警告俄罗斯不得介入。

最终这事闹上了联合国安理会,由联合国维和部队进入该国维持稳定。

2012年原总理阿坦巴耶夫当选总统,迅速修复对俄关系,并希望与中国加大合作力度。

2013年6月20日,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通过议案,决定从2014年7月起废止美军租用玛纳斯空军基地,这根毒刺一拔掉,吉尔吉斯斯坦外交上就正常了许多。

美国不干了,2014年初NGO们又倾巢出动,要推翻阿坦巴耶夫政府,但最终没能成功。

2017年10月,阿坦巴耶夫辞职,热恩别科夫当选总统,美国扶持的“带路党”领袖热延别科夫遭到失败。

2018年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临时代办)78岁的迈尔斯再次出手,这老头可是“颜色革命”骨灰级专家。

那些街头斗士又有工资发了,2018年4月11日,设在贾拉拉巴德州的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合资公司所属的黄金冶炼厂,被上千暴徒围攻并纵火,中国籍员工全部撤离,多名掩护撤退的警察被暴徒打伤。

2020年10月6日,该国又出现大规模抗议,示威者冲入监狱,释放了反对派领袖扎帕罗夫(2017年被捕),2021年1月20日,当选总统,他算是个强人,目前吉尔吉斯斯坦比较稳定,2021年7月,他在在首都比什凯克接种了中国新冠疫苗。

尽管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形势难得稳定,但各色各样环保NGO、人权NGO、劳工NGO,仍然动不动就有上千人出来闹。

有带头打人放火的、有时刻捕捉军警镜头的“记者”、有为其摇旗呐喊的西方媒体……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为了平息这些事情,疲于奔命。

像这次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出来捞人,明显是想借用音乐家的名人效应,撇清自己与邻国暴乱的关系。其实,现在被哈萨克斯坦军警逮捕的中亚五国“民主人士”何止是他一个人?

我之前写过,中亚地区的NGO组织已经跨国化,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都非常强,只要金主一声令下,就成群结队向目标国涌去。

12美元,就能兴冲冲去搞“民主”,200美元+机票+宾馆餐饮,那可是大买卖,还说什么一天200美元看不上眼,自己信吗?

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无能,效率低下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个国家的社会基层组织几乎全部被美国的NGO控制。

美国这些年来搞的“颜色革命”,最成功的国家莫过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

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之后,出了个萨卡什维利当总统,此人是一心一意为美国利益服务。后来被本国以叛国罪、贪污罪通缉,躲到乌克兰,还当了州长。

但美国“投资”很成功,不费一兵一卒就在高加索地区的得到了一个傀儡政权。

乌克兰更是如此。

2004年11月21日,亚努科维奇以49.46%得票率击败亲美的尤先科,当选乌克兰总统后,“橙色革命”就在基辅街头爆发了。

几万顶帐篷、十几万个睡袋、几十万件橙色服装,还有手机、对讲机、避孕套、现金、毒品、妓女……这些都是当天准备的吗?当然不是。

策划者早就将物资运进基辅,钱呢?由美国负责,拨款机构名称前缀都是以“民主”、“自由”、“人权”、“慈善”开头的基金会。

乌克兰境内NGO的角色是代理人、白手套、资金中转站,美国大使馆组织“民主交流会”,而地下的“民主培训班”早就培养(洗脑)了一大批青年人。

代理人拿到钱后,一部分拿去订购物资和装备;一部分支付津贴。

小头目的钱不是随便拿的,要列出清单,谈话要录音,以防他们将来反悔。?在街头的那些龙套,要佩戴标识或手持识别物,还有特定手势(东南亚现在是三根手指,2019年它们在香港是捂眼)。

龙套的现金当天结清,2014年基辅是50美元一天,就算十万人,预算也不过500万美元一天,多吗?要看怎么比。如果跟美军出动航母和地面部队的费用相比,这点钱还叫事?

而且,大“斗士”和小斗士“一天的钱还不一样?放火的加多少钱?动刀的加多少钱?打警察的加多少钱?发传单的加多少钱?都有价格。有技术、有知识的可以还固定岗位,负责推特、脸书、油管帐号维护。

占街一天有吃有喝,夜间还有乌克兰妹子……民众们因社会瘫痪而痛苦,但他们快乐无比,并且在网络上光芒四射,成了“偶像”级人物。

这种歪瓜裂枣是怎么成为“偶像”的,凯发在线手机版?是谁把它们推上《时代周刊》的?

所以说,“颜色革命”这种东西远远不是我们从网上看到的画面那么简单,美国已经有了一套非常成熟的标准化流水作业。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无论美国国内闹到什么程度,也绝对不会出现街头偶像。

国会山抗议,那个牛头人怎么样?被判监禁41个月和3年监外看管。《时代周刊》把他包装成了“民主斗士”试试看?

2014年乌克兰暴乱时,由于街上都是学生和市民为主,闹得不够刺激,一直不见血。于是,那些组织者开始花大钱从利沃夫、捷尔诺波尔、伊万诺弗兰克夫斯科、罗夫诺等州将一些有刑事犯罪前科的,敢杀敢抢的人运入基辅。

而媒体上画面是这样的,勇敢的东正教神父在独自面对军警。

抗议者的婚礼,一切都是温情脉脉,还有街头弹钢琴,对军警送鲜花……这些得到大力推送的画面,为什么?因为美国说这里发生了和平抗议。

暴徒用燃烧弹袭击警察,乌克兰警察要不要还击?就等你还击,有无数“公民记者”的镜头在等着你。

泰国,也是如此,好的演员会冲在警察面前大喊大叫,演技出众。边上就是各种“记者”,在准备相机。

“颜色革命”前的乌克兰基辅自由广场。

“民主”后的基辅自由广场。

不过,谁还会在意这些废墟呢?洗地的马上出来转移视线,欢呼“民主”。

“胜利者”在开香槟庆祝,波罗申科他们终于得到为美国服务的机会。

老百姓呢?据乌克兰国家银行统计,3年多时间内,乌克兰共有80多家银行倒闭,超过该国金融机构总数三分之一。那些沉默者,可曾想到有一天自己银行卡上的存款取不出来,连基本生活都成了问题。

西方媒体绝不会去报道他们的遭遇,他们代表不了自己,因为4千多万乌克兰人民已经被少数暴徒们代表了。

还有这种猪脑子在羡慕乌克兰,这些人相信一切与美国无关,都是自发的。

“颜色革命”对邪恶者来说,的确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哪有什么人会“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

必须警惕!

相关的主题文章:
脚注信息
Copyright 2017 凯时国际平台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